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王中王现场开奖 >

法律术语的翻译与法律概念的解释――以海上货物留置权的翻译和解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登录成功,如需使用密码登录,请先进入【个人中心】-【账号管理】-【设置密码】完成设置

  简介:本文档为《法律术语的翻译与法律概念的解释――以海上货物留置权的翻译和解释为例_国际法论文_法律论文__1324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若权利人发现爱问平台上用户上传内容侵犯了其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合法权益时,请按照平台侵权处理要求书面通知爱问!

  关于法律术语的翻译与法律概念的解释――以海上货物留置权的翻译和解释为例_国际法论文_法律论文__1324.doc文档,爱问共享资料拥有内容丰富的相关文档,站内每天千位行业名人共享最新资料。

  法律术语的翻译与法律概念的解释――以海上货物留置权的翻译和解释为例国际法论文法律论文法律术语的翻译与法律概念的解释――以海上货物留置权的翻译和解释为例国际法论文法律论文关于文学作品的翻译钱钟书先生有过著名的“化”境之说:“既能不因语文习惯的差异而露出生硬牵强的痕迹又能完全保存原作的风味”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本人是向往这种“最高境界”的然而最近《海商法》中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时发现这一制度在适用中产生的种种分歧都可以归咎于术语翻译。于是彻悟:术语的翻译是不能追求“化”境的~究其原因盖文学作品表现的是人类的生活和情感人性的精髓因民族、地域、文化传统所产生的差异也许可以忽略不计翻译高手能够从语言文字中提炼出人类感觉的共同“精魂”“投胎转世”之后语言习惯的差异便通过翻译家的再创作“化”之而去出落的是“依然故我”的仙女。然而法律概念是法律制度的载体翻译往往是从无到有的过程。用目的体系(本土的)法律术语对译出发体系(比如英美的)法律术语意味着把不完全相同的两种制度牵强地叠合在一起即使二者所代表的制度内涵有着共同的“精魂”但细微的差别也可能移植制度的功能。当然如果立法者的本意是要用本土的制度“化”掉本源的制度着意把出发制度的内涵植入目的制度又另当别论。但许多情况下并非如此象《海商法》这样一部强调保持渊源制度完整体系的法律法律术语之间的差异一旦“化”掉就无法实现法律规范的功能和法律移植的目的。我们不妨剖析一个《海商法》制度“海上货物留置权”为例PossessoryLien翻译如何给法律概念解释造成困惑由此看出法律术语翻译方法在以法律移植为主要立法渊源的我国具有怎样特别的意义。这一至少在具体学科的比较法研究中尚未引起足够重视。一、海上货物留置权产生背景和由此引出的法律解释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开创了我国将国际公约直接变为国内立法方式上的先例并且成为我国大陆第一部系统引进英美法制度的立法。这一立法特色对海商法中的概念界定和制度内涵的解释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从法律结构上看《海商法》几乎全部是对国际公约或构成国际航运惯例重要组成部分的国际标准合同形成的。由于公约的逻辑结构十分严密加之公约渊源于英美法概念、制度自成体系与隶属大陆法传统的我国一般民商法体系难以融合故只能采取整章移植国际公约或国际标准合同的方式构成我国《海商法》各章的。如涉及本文讨论的海上货物留置权的两章内容分别为第四章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第六章船舶租用合同第四章是移植《海牙公约》、《海牙威斯比公约》及《汉堡规则》的内容只是根据我国的航运政策进行了取舍具体规范结构则是翻译原文第四章中“航次租船合同”一节还了国际标准合同如使用率较高的“金康”合同(GENCON)第六章主要是参照几个国际标准合同制定的由这种移植方法所形成的我国海商法概念独具特色――公约或标准合同中的概念按照其在本章中的特定含义翻译《海商法》各章的概念涵义都在本章中加以解释同一中文法律术语并不要求其涵义在整部法律中是一致的相应地同一法律术语的多个涵义则在各章中分别被译成不同的中文概念某些英国制度的分支概念被译成不同的中文后甚至代表互不相干的制度。例如Lien是英国法中重要的财产担保制度我国传统中译为“留置权”但它的内涵为“优先权”远远大于我国“留置权”概念其中包括PossessoryLien、MaritimeLien和EquitableLien(衡平法留置权)MaritimeLien是Lien制度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国民商法中没有对应的术语《海商法》第二章采用文义译法直译作“船舶优先权”译出了Lien的“优先权”含义――优先权毋须占有标的物而直接依法律规定的受偿顺序从标的物中优先于其他债权获得清偿而PossessoryLien在在英国财产担保法中是基于合法占有(留置)标的物而取得优先受偿权这一制度与我国民事留置权制度的功能有诸多方面相似(而不是相同)按本义译出为“占有留置权”(或“占有优先权”)而按照我国民事“留置权”的特征解释留置权本身就是一种以“占有”为前提而产生和存在的权利因而翻译者为了避免同义重复去掉了“占有”二字成为《海商法》第四章中的“留置权”亦即本文所讨论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如此以来在对法律规范进行比较法解释和比较法研究时至少引起了两个问题:()同源于英国法中的Lien制度体系的海上货物留置权与船舶优先权在我国海商法中却变成了两个互不相干的制度――MaritimeLien在我国作为船舶“优先权”构成独立的制度体系PossessoryLien作为我国的海上货物“留置权”成为我国民事留置权的一个分支。原有Lien制度体系下的两个分支概念之间以及分支概念与总概念之间的内在联系被完全切断了。不只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在译为英文本时把“船舶优先权”被译作priority(而不是其原始术语MaritimeLien)进一步切断了以英文词义为线索回溯到出发体系中去寻找制度渊源关系的途径。两系的留置权制度与各自体系内的优先权制度密不可分、协同作用在功能设置上此消彼长、相互弥补共同调整海上货物运输关系担保承运人和船舶出租的债权实现构成完整的制度总和。而仅就留置权制度而言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之间存在较大差异。在两系海商法律制度中优先权制度与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是密切相关、协同作用的二者功能互补此消彼长各国对于单一制度的设置各不相同甚至名称都不尽一致但的功能之和却大致相同因此研究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时必须同时研究各国的优先权制度否则无法知晓各国在保护海上货物运输法律关系中的债权人的制度。《海商法》在制度移植中却由于翻译方法问题切断了英国法中具有明显联系的两个法律术语所代表的制度之间的联系。()相似而不相同的两种制度――英国法中的占有留置权与法中的留置权制度――之间的差异随着“占有”二字的省略而被抹去作为渊源制度的英国占有留置权制度被赋予了目的体系中国民事留置权制度的全部特征这成为长期以来我国研究、解释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概念时套用民事留置权法律特征的根源。其实两类“留置权”存在着许多差异:民事留置权制度渊源于大陆法系担保制度而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渊源于英美担保法制度。突出的问题是英国法中的占有留置权制度以合约留置权为主体法定留置权只是一种对于法律主体和法律关系适用范围很小的补充性权利而大陆法的留置权制度以法定为重要特征之一不允许自行约定留置货物。在海上货物留置权被强加以民事留置权特征之后这种差异成为法律适用中的最大难题。比如提单中大量存在的留置权条款的效力如何认定成为司法实践中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否定合约留置权的判决一再受到航运界振振有词的质疑相比之下司法部门的论证在逻辑矛盾中显得有些乏力比如一面在文章的开头“海上货物留置权的法律特征”的命题下否定约定留置权的效力一面又用文章的主要篇幅讨论英美合约留置权条款的内容及其约束力。另一种肯定约定留置权效力的论证是依据民法学关于大陆法系“物权性留置权”与“债权性留置权”划分的把“债权性留置权”与合约留置权混为一谈。可见以大陆法留置权理论解释渊源于英美法的概念只能削足适履。《海商法》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的规定只有三条本身并没有肯定或否定合约留置权的效力留置权的成立要件、留置权的行使方式、以及留置权与诉前扣货的关系问题等等界定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的特征依赖于对海上货物留置权概念的解释而解释的方法却全依赖于法律原理――究竟选择我国民事留置权理论抑或适用英美担保法理论作为解释海上货物留置权概念的依据成为实践和理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二、法律术语的翻译方法及其对于法律解释的意义法律术语的翻译在法律移植中的意义远非文字技巧问题它直接决定法律概念能否作为制度移植的载体准确、完整地传达立法者移植某项制度时的意图换言之能否按立法意图继受外国法律规范的内涵充分体现其制度功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翻译方法。所以港台民商法专家对于法律术语特别是英美法术语的翻译方法都十分重视。综合起来大概分为两大派论:从事大陆法学民商法研究的学者认为“应将英美法之概念用语纳入我国既有之法律体系使之与现行法概念用语相契合。”主张将出发体系概念所代表的功能相同或相近的制度统一用目的体系的相应概念来表示(本文称之为“制度功能对译法”或“功能译法”)。从事英美法研究的学者则认为“凭一两个相同的地方把一个法律体系的术语与另一个法律体系的术语划上等号很容易把术语在一个体系的意义带入另一个体系里去”主张“只有当两个概念之间的差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具重要意义时才可以划上等号否则宁可生造词语。”(本文称之为“概念内涵直译法”或“文义译法”)《海商法》移植Lien制度时实际上分别采用了上述两种不同方法进行翻译――把MaritimeLien译作船舶“优先权”采用的是文义译法反映了出发概念自身的内涵而把PossossoryLien译作“留置权”采用的是功能对译亦即出发概念所代表的制度与目的体系中的某一制度具有相同或相似功能时直接用目的体系中的相应概念来代替出发。如果按文义译法直译则possessoryLien应译为“占有优先权”或“占有留置权”。(总概念Lien可译作“优先权”或留置权)。这种在同一部法律中采用两种不同方法翻译同一体系的分支概念的作法进一步增加了进行比较法解释时寻找法律制度源头的难度。笔者认为功能对译法的弊端在于它把一个体系中的术语的内涵强加于另一个体系的术语内涵之中或者导致出发概念内涵的遗落或者导致其内涵的增衍实际上造成对所移植制度规范的任意缩小解释或扩大解释。所以文义直译法更符合法律术语翻译的内在要求能够尽可能客观地表达概念所代表的制度内涵。象“优先权”(Lien)这样的概念我国现行普通民事法律体系中并没有相应制度采用直译生造词语反而提供了寻找法源的线索我国司法实践中对于如何适用“船舶优先权”制度的讨论普遍从英美法制度中去寻找解释依据在比较法研究方法上没有分歧这与术语翻译保持了英国制度的原貌是分不开的而属于同一制度的PossossoryLien(占有优先权)由于按功能对应译为我国已有固定内涵的“留置权”因而顺理成章地被纳入我国留置权制度体系海上货物留置权变成为我国民事留置权中的特殊制度从而改变了这一制度与母体的渊源关系进行比较法解释时常常陷入异化概念的陷阱找不到出口在信息不全情况下司法实践中只能套用我国留置权概念特征去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其牵强附会已如前述直接影响对规范内涵的理解和制度功能的发挥。比如根据我国民事留置权理论留置权是法定担保物权因而不承认约定留置权的效力。如果适用民事留置权的法律特征来界定海上货物留置权认定海上运输合同中约定留置权的效力就缺乏法理依据然而在海事审判实践中扣货的依据恰恰是提单的留置权条款对留置权法律规范中所确定的留置权成立条件加以解释时也又能不适用英美法中合约留置权理论包括对留置权条款进行解释的合同解释理论。当然采用何种方法翻译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王泽鉴反对“个别法规定之基本概念皆因循其所继受国家之法律理论”主张“设法使之与整个体系相配合融为一体”也是为了使法律的有机体内“部分与整体调和以实现其规范之功能”从前面介绍的《海商法》立法背景来看我国海商法移植追求的是海商法制度自成体系甚至各具体制度自成一体因而其中的个别概念若要“与整个体系相配合融为一体”应当首先考虑与海商法的相关制度相协调由此构成完整的功能体系。如果为了与本国既有的民商制度概念一致而牵强地采取概念对译则破坏了《海商法》内的部分与整体的调和关系影响法律规范功能的实现。无论我们如何选择翻译方法法律概念作为“部分”都难以同时兼顾与本源制度体系的“整体”和本土制度体系的“整体”协调关系所以讨论法律术语的翻译方法对于法律解释和理论研究的意义主要在于当我们对移植的法律术语及其代表的法律制度进行解释时切不可忘记这些术语并不一定反映了制度的原貌术语的内涵有时只是由翻译者确定的。表面上完全相同的概念所代表的制度可能不完全相同而表面上毫不相干的概念之间实际上却存在着某种制度联系。所以即使主张把英美法术语纳入我国概念体系的学者也特别强调要“通过解释途径”否则会造成望文生义穿凿附会。这一点在解释主要通过翻译所产生的《海商法》时应受到格外的重视。换一个角度说如果在法律适用和理论研究中都时时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讨论使用什么方法来翻译法律术语的问题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术语本身不过是一种文字符号而已它并不等于法律制度本身制度的内涵是通过解释途径附于这个符号之上的。三、“概念还原解释法”――海上货物留置权解释方法的一个启示尽管法律术语的翻译作为法律制度移植的方法具有内在不可避免的缺陷其所代表的法律制度在移植中可能经常发生增衍或遗漏然而只要法律移植仍是我国生产法律的主要方式我们就别无选择。弥补这种缺陷的途径是比较法解释。比较法解释的目的就在于“将外国立法例及判例学说作为一种解释因素以求正确阐释本国现有法律规范之意义内容”。笔者主张在进行比较法解释的过程中应当深入分析和认识我国法律制度与所继受的外国立法例之间的渊源关系把特定概念的内涵及其法律特征还原到所继受的该外国法中以最大限度地寻求对法律概念作出准确、完整、合乎逻辑的比较法解释。这种解释方法本文称之为“概念还原解释法”。采用这一解释方法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的概念特征与制度功能之间的诸多矛盾都得到了合理的解决。运用“还原解释法”的第一步是准确无误地找到法律概念赖于产生的“祖籍”。在许多情况下这并非一件直截了当的事情。如前所述《海商法》的立法背景为追索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的渊源提供了一个路径。然而即使海商法全部是从国际公约和国际惯例移植而来这些公约和惯例却是两系各国制度长期博羿、借鉴和融合的结果仅就具体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而言如何能确定它渊源于英国财产担保法中的而不是大陆法系的担保物权制度呢,从法律文本中找不出任何线索所有的线索都在翻译中被切断了(已如前述)。消防安全手抄报图片简单又漂亮,这个答案只能通过对公约、英国担保法和大陆法系担保法中的“留置权”制度进行比较找出与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规定最相近的制度。经对公约与英美海商法制度比较笔者看到海运公约和惯例基本上是英美等海运大国海商法制度的翻版至少在技术结构和法律体系上如此。为遵从国际法规则公约成员国都会以不同的立法形式把国际条约的内容纳入内国法律制度体系非成员国的海商法制度与国际公约和国际惯例的联系往往也比与本国普通民商法制度体系的联系更为密切国此各国海商法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体系即使在海商法制度与本国民商法制度整合得较好的大陆法各国在研究海商法制度时也都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于英美法理论。虽然这已成为常识然而在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与渊源于大陆法系的民事留置权具有共同的法律特征的情况下笔者得出这种结论需要拿证据才能服人。面对如何协调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与本国民商留置权制度的关系问题笔者研究发现实行民商分立的大陆法各国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都与本国民事留置权制度都大相径庭而且就功能(而不是概念)而言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实际上是由“留置权”概念下的同时履行抗辩权制度和不同名目下的优先权制度共同构成亦即大陆法各国将英美法PossossoryLien(占有优先权或占有留置权)制度分解为留置的权利和优先受偿的权利和两个功能互补的制度从而把英美法制度(而不是概念)纳入本国民、商法体系使之与本国既有的概念和制度相契合但在法律用语上几个国家都避免直接称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为“留置权”或“优先权”(这样就避免了前文所说的术语对译造成的概念内涵增殖或遗落的缺陷)只是具体规定了海上货物运输债权人如何通过占有标的物获得优先受偿的权利。这一信息进一步排除了用民事留置权特征解释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概念和制度的合理性。与我国大陆同样实行民商合一体例的是采用“特别留置权”制度来解决这一问题的。台湾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属于特别留置权与普通民事留置权之间具有巨大差异国内学者习惯于引用台湾学者的观点作为论证依据对于台湾的特别留置权不可不特别留意。尽管我国理论界主流意见趋向民商合一但海商法制度相对于国内其他民商法的独立地位已如前述。《海商法》关于承运人的货物留置权制度的规定采用的是“金康”合同格式其中的“留置权”特征与英国法PossossoryLien制度的特征一样所列举的留置权项目包括运费或租金、共同海损分摊、滞期费、承运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费用其范围大于大陆法各国海上货物留置权的范围而囊括了合约留置权中任何可能产生的费用从《海商法》条文的来看留置权的实现须经法定程序而不得自行变卖这一明确规定反映了英法“占有优先权”效力特征从留置权与诉扣货两项制度的关系来看体现了“占有优先权”与“衡平法优先权”制度功能互补的特点。整个海上货物留置权规范无不渗透着英美法PossessoryLien制度的特征换言之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整合了大陆法海商法以“留置权”制度和优先权制度共同承担的功能。由此可以确信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与英美法占有留置权同源与渊源于大陆法留置权制度的我国民事留置权制度有着不同根系。把我国海上货物留置权概念还原为PossossoryLien从英国财产担保法中寻找解释这一制度特征的实践与理论的逻辑矛盾就得到合理的解决:()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的性质和留置权条款的效力。在英国法中PossossoryLien既可依规定而产生也可依合同约定而产生。普通法规定的留置权(即法定留置权)不仅在范围上小于合约留置权而且适用条件限制很多。就二者的效力而言法定留置权只是作为当事人之间关系或他们之间交易中特定情形下的默示条款或法律后果。所以只有合同没有约定或没有相反约定的情况下才起作用。亦即约定的留置权效力优先普通法留置权为补充性或选择性的权利。因此我们不必借助大陆法留置权理论依“法定担保物权”说否定合约留置权的效力或以“债权性留置权”为佐证肯定合约留置权的效力而应当依据英美法的合同解释规则确认留置权条款的效力“概念还原解释法”为这种实践提供了理直气壮的根据。()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的成立要件和行使方式问题。P《海商法》规定了两类不同的货物留置权:承运人的货物留置权和船舶出租人的货物留置权它们分别源于PossessoryLien中的“特别(占有)留置权”(SpecialLien或“特别占有优先权”)和“一般(占有)留置权”(GeneralLien或“概括留置权”“一般占有优先权”)这两种货物留置权的效力规范、成立要件及行使方式都不相同这一重要问题在海上货物留置权中被忽略是不了解二者的渊源制度所致。作为承运人留置权渊源的特别留置权与我国民事留置权制度相似是指留置权人扣押占有某项财产直到该特定财产所生费用全部清偿为止的权利。这解释了我国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承运人留置权成立的条件――留置权人只能就留置物产生的费用留置该特定财产却并不必问该财产的所有人(货主)是谁。同时特别留置权不含有债权人出卖标的物的权利只有当制定法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留置权人才可以按规定的程序出卖留置物这为解决我国承运人行使货物留置权的方式问题找到了依据留置权与法院扣货之间的关系也从中找到了答案――在英美法中通过申请扣押把留置权转移给海事法官的做法是行使留置权的主要方式也是实现优先请求权的唯一方式。留置权仅仅是一种抗辩权法院扣押货物所实现的是优先权这一优先权因留置权人占有标的物而取得但海上货物留置权人不能象民事留置权人那样自行处理留置的财产而只能通过司法扣押拍卖标的物而实现其优先受偿的权利。一般留置权则是为了担保一般债权而设置的担保更类似于我国的质权。根据一般占有优先权留置的财产可以不是留置请求权的标的它可以基于行业惯例产生也可基于双方认可的持续性先例而确定还可以由双方在合同中明确加以规定。我国船舶出租人行使留置权必须以货物为租船人所有却不以置于船上的货物为产生请求权的标的物为限即源于此。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的其他一些争论不休的问题运用“概念还原解释法”把翻译过来的“留置权”概念还原到它基于产生的制度土壤中去都能获得完整、合理的解释。索本求源不仅适合于解释象海上货物留置权这样处于两系夹缝中的概念也不仅仅对于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这样一部典型地成体系移植的法律的解释具有意义笔者相信作为比较法解释和比较法研究的一种思维方式“概念还原解释法”对于由移植产生的所有法律概念的解释都是一种启示。如果运用这种比较法解释通过统一的司法解释把概念的内涵加以确定会避免实践中的大量争议而在许多问题上实现司法统一。「注释」载于《北律评论》第卷第辑转载于《文摘》年第期。钱钟书:《林纾的翻译》载于《钱钟书散文》浙江文艺出版社年月版第页。本段加引号的部分都是钱先生描述文学作品翻译的“化”境时使用的词汇。各国海商法都极少照顾与本国其他法律之间的衔接因为海商法主要由航运惯例构成国际一体性很强在各国国内法体系中都处于相对独立的地位。《海商法》中译为“留置权”用于指称我国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笔者主张按字义翻译为“占有留置权”本文后面将用重要篇幅专门介绍《海商法》译法的由来和笔者译法的理由。这一部分内容参见郭日齐:《我国,海商法,立法特点简介》载于《〈海商法〉必读》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作者是制定、颁布《海商法》期间国务院法制局顾问。考证这两项制度之间的关系真是煞费苦心因为我国海商法论著一般只有关于Maritimelien的介绍Possessorylien在英国海商法中主要由合同约定适用各种国际标准合同很少有海商法理论对于Lien制度进行系统讨论而我国民事留置权理论又几乎不介绍英美留置权Possessorylien制度个别提及这一制度的文章对英美留置权制度的功能也有严重误解。例如用英国学者Treital的观点――“留置权可以填补国内时履行抗辩适用范围的有限性所留下的空白”来说明我国留置权与同时履行抗辩权适用范围上的差异(参见王利明:《民商法理论与实践》吉林人民出版社第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以研究大陆法为主的我国民法学界对于英美法留置权和优先权制度的陌生。实际上Treital所指的留置权正是英国法中Lien英国法的这项担保制度具有多重功能《布莱克法律辞典》(Black‘sLawDictionary)列举了Lien的个内涵其适用范围比同时履行抗辩权广泛得多而大陆法系的情况恰恰相反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范围要比留置权广泛。本文主张在研究以移植英美法为立法资源的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时尽可能深入探究两系在相同的“留置权”概念的标签下隐藏的制度差异。关于英国优先权和留置权的介绍参见董安生:《英国商法》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司玉琢:《优先请求权时效碰撞责任限制》大连海运学院(内部发行)第页司玉琢:《新编海商法学》人民交通出版社年版第页。朱曾杰:《关于,海商法,第二章》载于《〈海商法〉学习必读》第页。作者解释按传统通译法译为“海上留置权”多数专家现在认为不恰当译为“优先权”是按字义译出的。另参见徐新铭:《船舶优先权》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作者在书中列举Maritimelien的许多译法:海事优先权、海上留置权、海上优先请求权、567032开奖记录,船舶优先请求权、船舶优先权等等。参见司玉琢主编:《新编海商法学》人民交通出版社年版第页。笔者原系海事法院法官了解到最高法院交通审判庭和海商法专家对这种译法普遍给予批评但尚未见对这一术语见诸文字的讨论。海上货物留置权与优先权制度的功能互补关系在关于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比较研究中也没有给予充分注意这一问题笔者将在另文发表的毕业论文的第二部分《海上货物留置权制度的功能比较研究》中详述。参见徐霆:《浅析提单与租船合同的留置权条款》载于《中国海商法协会通讯》年月刊汤凯:《论海上货物留置权》载于年《中国海商法年刊》第元:《承运人之留置权》载于《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司法部门也有个别文章赞同这一观点见伍治良:《浅论海上货物留置权》载于《海事审判》年第期作者是某海事法院海商庭庭长。参见傅绪梅:《中国海商法诠释》人民法院出版社年版第页作者是前任最高法院交通审判庭庭长同时参见金正佳等:《海上请求保全专论》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第页作者是某海事法院业务院长。刘志文:《论我国海上货物运输中货物留置权的性质及其》载于《中国海商法年刊》年卷第页。(台)王泽鉴:《附条件买卖买受人之期待权》《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一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港)何美欢:《香港合同法》(上册)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朱曾杰:《关于,海商法,第二章》载于《〈海商法〉学习必读》第页。作者解释按传统通译法译为“海上留置权”多数专家现在认为不恰当译为“优先权”是按字义译出的。我国对大陆法系“留置权”概念的翻译也采取了功能对译法。王泽鉴上引书第页。梁慧星:《民法解释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年版页关于法国、德国“留置权”概念下的制度仅具同时履行抗辩权之功能国内民法学界基本上没有分歧其实日本“留置权”概念下的制度功能与法国和德国差异不大。笔者主张对各国制度作功能比较而不是概念比较亦即各国保护同一类法律关系的制度之功能设置上的异同故在此不作“物权性留置权”与“债权性留置权”之划分。日本学者林良平指出“谈论某种权利是物权或债权没有意义最好是对债权利能够发生什么样的具体权利、发生那样的权利是否妥当作个别判断”。(转引自梁慧星、陈华彬:《物权法》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对此笔者在毕业论文的第二部分以比较法学理论为据另有详述。法国为“特定动产优先权”、德国为“法定质权”、日本为“先取特权”。参见年《关于海上物运输合同和租船合同的法国法令》第条《德国商法典》第条、条、条、条《日本商法典》第条、第规定。《民法典》第条、条、条、条、条《海商法》条另参见(台)谢在全:《民法物权论》(下册)第页。德国的海上货物留置权为“法定质权”与约定质权的项目分开规定。参见董安生:《英国商法》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司玉琢:《新编海商法学》人民交通出版社年版第页。船舶出租人的货物留置权条款的效力与承运人留置权的效力也不相同《海商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本章关于出租人和承租人之间权利、义务的规定仅在船舶租用合同没有约定或没有不同约定时适用。”亦即法律关于船舶租用合同的规定是非强制性规范或选择性规范合同条款优先于法律规定适用。据此包括留置权条款在内的整个租船合同都适用合同解释理论认定其效力可不必借助于“还原法”解释规则

  2017-2022年中国单克隆抗体市场调研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目录).doc

  1987年7月11日,地球人口达到50亿,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1990年联合国根据其开发计划署理事会第36届会议的建议,决定将每年的7月11日定为“世界人口日”,以唤起人们对人口问题的关注。今年已经是“世界人口日”成立的第28年,而在这28年中,人口问题和人口数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牛牛高手论坛| 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白小姐特肖| 三肖中特| 香港论坛| 开奖结果| 香港神算子| 奇人中特| 香港赛马会| 红姐心水论坛| 牛牛高手论坛| 六合开奖结果| 赛马会| 香港金多宝| 香港金牛网| 72071公益论坛| 正版挂牌| 小鱼儿玄机2站| ok442小鱼儿| 花千骨六合宝典|